首页> 玄幻奇幻> 逆天废材:腹黑邪王心尖宠> 第493章 我会等你

第493章 我会等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月也都傻了,离就这么将两人的关系给说了出来?天帝和帝后显然也有些跟不上现在年轻人的脚步,甚至天帝想要让离再说一遍,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其实离也有很多说辞,但那些说辞都不如真相来的好,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很乐意负责。

    “魔尊,你不是在说笑吧?你和月儿才见了几面而已?”毕竟在大家心中离和月就在瑶池仙会那几天相识而已。

    今天不是南希和月之间的事情么,怎么现在一下就变成月和魔尊了?这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去的两人究竟怎么回事。

    离在天帝和帝后面前鞠了一躬,认真的回答:“其实我和月儿相识并不是在瑶池仙会,月儿从天界落入人间的那几月,我们一直在一起。

    那时候她是一只火焰鸡的形象,也并未告诉我她的身份,但感情从来就无关身份和地位,爱了就是爱了。

    到天界我才发现她就是当日凡间的火焰鸡,我向她表白心迹,月儿便接受了我,原本我是想要等过些日子正式提亲,殊不知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南希星君竟然给月儿下了那种药物,我没有办法只得先解了月儿的毒再说,天帝和帝后若要怪罪悉听尊便。”

    听完他的解释天帝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月裹着薄薄的被子下床跪在两人面前。

    “父皇、母皇,离说的字字属实,先前我是火焰鸡的时候离悉心照顾,那时候他并不知道我就是月公主。

    直到在天界重聚,我才明白自己的心意,南希今日使出卑鄙手段想要胁迫我,幸好离及时赶来。

    请父皇和母皇不要怪罪,离对月儿真的很好,月儿此生非他不嫁!”一向调皮的女儿一脸严肃道。

    原本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两人是又气又怒,但又有些心疼,毕竟月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

    麻烦就是她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上了离,而且这两人也是郎情妾意的,你说要棒打鸳鸯吧也不太合适。

    两人对视一眼,事情来得太突然,她们一时有些无法接受,一旁的容更是表情阴沉之极,她原本以为这样就能拆散月和离,谁知道却是阴差阳错成全了两人。

    “这……此事不是一件小事,魔尊也知道我的意思,月儿是要接手我的位置,可她若是嫁给了你岂不是要去魔界?”天帝此时看到两人是真心相爱也不能直接拒绝吧。

    “天帝放心,此事我早就有所打算,我本就对魔尊之位无心,最近魔族有些不太平,等我处理好了一些事情,到时候便将魔尊之位给我弟弟風。

    以后不管天上还是魔界,只要月儿喜欢就好,我一切随她。我对月儿之心,天地可鉴。”

    “什么,你愿意自动放弃魔尊之位?”天帝也愣了,显然没想到离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只要能够和月儿在一起,我做什么都好。”离嘴角微微一笑。

    帝后和天帝原本还要说些什么,这下离倒是将两人的话都给堵死了,离都做出这样的让步,他们还能说什么?

    总之南希的误打误撞倒成就了一段姻缘,天帝和帝后商量之下还是同意了这桩婚事,当然条件便是离以后要生活在天界。

    离本就没有野心,几千年来也索然无味,自从遇到了月他才觉得人生有了意义,在哪里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便好,他欢天喜地回了魔界,开始准备提亲的聘礼,另外一方面加大力度的清剿恶魔。

    这件事传遍了天上和地下,几界都知道天界和魔族要联姻了,風想着那个笑容温暖的女人。

    在天界的时候他私下求婚被月给拒绝,他郁郁寡欢多日,现在得知离居然要娶月了,他的心更不是个滋味。

    “哥……”他垂着脑袋走到离的面前。

    离转头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怎么了風?”

    “哥,从小我们一起长大,你不是说过什么都可以给我的么?我喜欢月,真的很喜欢,我这辈子都没有遇到一个心动的女人。

    哥,你就将月让给我吧,我以后什么都不和你抢了,我只要她。”風拉着他的袖子,像是小时候那么祈求。

    离看着那委屈的弟弟,他也是很无奈,“風,我早就说过了,爱情不是其它东西,我无法和你分享或者转让。

    月儿和我互相喜欢,她并不爱你,她爱的人是我,我又怎么能够退出呢?”

    “就算她现在不喜欢,有朝一日一定会喜欢我的,哥哥,我只求你这一件事好不好?”風从未这么迫切的想要一个人。

    “不好,她是我此生挚爱,我会守护她一辈子,風,你就死了这条心,以后记得叫她大嫂。”离觉得風就是小孩子心性,他哪里会知道什么是喜欢?

    大约風过段时间就会忘记这件事吧,所以看到伤心欲绝离开的風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从那天起風开始变了,从前厌恶恶魔的他主动去了魔龙窟,所有恶魔奉他为主,他们无恶不作。

    風的加入让离措手不及,原本他是要除掉所有恶魔然后去天界提亲的,谁知道風会黑化,事情越来越棘手。

    时间一天天过去,月的肚子却是大了起来,那一天的意外让她有了孩子,月很开心,自己居然有了离的孩子。

    她也开始变了,从以前顽皮的月公主变得沉稳安静下来,甚至她还提前请教帝后怎么做孩童的衣服。

    虽然天界有最好的织女,但她只想要自己孩子一出生就穿上自己缝制的衣服。

    容每次来请安就会看到这样和谐的一幕,帝后在一旁教导:“错了错了,是鸳鸯不是鸭子,你绣错了。”

    “母皇,这个好麻烦,我还是用仙术变吧。”月垂头丧气。

    “刚刚还说要给夫君绣一个香囊的,这么快就变了?”帝后轻笑道,她们也渐渐认可离这个准女婿的存在。

    离知道天帝喜欢饲养花草,特地从各界找了很多难得的珍奇花草,知道帝后喜欢各类晶石做的首饰,他便亲自去了南海寻找最好的水晶石,做了一条项链,帝后欢喜不已。

    隔三差五就派人送一些东西过来,天帝和帝后都很喜欢他,也希望两人今早成亲。

    知道离要铲除那些麻烦,她们也就没有催促,而是慢慢等待,反正两人已经定下婚约,这桩婚事是不会变了。

    唯独容心中的妒忌发疯一般生长,她根本就不敢去想月和离成亲,那她该怎么办,她喜欢离,真的很喜欢啊。

    月的肚子越来越大,离和風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魔族分成两派,風摆明了就是要生事,搅得魔界不得安宁。

    趁着天帝和帝后去九天之外探望故人,容终于有了机会,这一次,她要让月死无葬身之地!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她诓骗風拖住离,而自己则是用计将月骗到了诸神之阵。

    从阵法之中出现很多带着符咒的锁链紧紧束缚着月,哪怕她生来就是神却也无法抵抗这个上古流传下来的阵法。

    “诸神阵,进入阵法之中的神会神灵皆散,此后这世间再无你。”容开心的看着她。

    月冷眼看着容,她不怕生也不怕死,可她怕自己死后便再也看不到那个人了。

    她知道自己可能活不了,但这时她早就有了那人的身孕,自己死可以,但绝对不能让腹中的孩子也死。

    容启动阵法,月却是宣判一般道:“即便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好活!”

    月为了腹中的孩子,愣是竟然挣脱出了一魂,没有办法她只得将腹中的蛋强行取出,将神力覆在蛋上。

    如今天帝和帝后并不在天界,月知道今日自己死期将至,迫不得己将那只蛋投入人间。

    “孩子,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她眼中带泪,虽然还没有来得及见上自己孩子一面,但只要她能活下来就好。

    离一直心绪不宁,天空乌云阵阵,風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动用所有恶魔牵制住他。

    他的脑中突然出现了月的声音,“阿离,我爱你,对不起,我陪不了你一辈子……”凄凉之极的声音,他还来不及回应,那声音已经断了。

    天空电闪雷鸣,离心慌意乱知道是出了大事,今天所有恶魔倾巢而动,他一定要亲手结束这一切。

    他取出了雨灵花,注入自己魔力,所有魔见到他拿出了此物吓得拔腿而逃,离一字一句道:“以吾之命,诅咒八十一魔永世困于魔龙窟,不得踏出魔龙窟半步!”

    風和另外八十只魔全都被一束光芒给拉入魔龙窟,永远都不能出来。

    离做完这一切朝着天际而去,一颗心忐忑不安,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仿佛一场浩劫即将袭来,“月儿,等我,我马上就来!等我!”

    然而月被困于诸神阵,肉身无法挣脱,她只得走了绝路,魂灵脱体,将容打得神形俱散,而她的真身也在诸神阵之中消减。

    那天整个天界狂风大作,两人的那一魂双双跌落天界,一人落到了云族。

    一人落到了火凰,从此便有了云神和凰神的由来……

    离在最后一刻才匆匆赶来,看到月的灵魂在空气中化成碎片,马上就要消失。

    他终究是来晚了一步,并没有见到月最后一面。

    “月儿,就算豁出我这条命,我也会护着你的。”他的身体化成一道紫色光芒。

    要补全灵魂,只有以魂补魂。

    他用自己的魂魄来修补月的灵魂,月早已经没有了肉身,他虽然护住了她的魂不散。

    却再没有心力替她找一个肉身,两人的魂魄在天地间消失。

    在失去最后的知觉之前,他许下诺言,“不管你我相隔多远,我也一定会找到你!”

    世间千年,他一直都在寻她,月的三魂一魂被投入异世,一魂和容的一魂一同出生在云族,而另外一魂却在人间不停的轮回。

    轮回千年,他找了她一世又一世,虽然他早就失去了记忆,但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到等到那个他要等的人。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