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燕昭王》> 第三十九章 王鹞冷箭救燕王

第三十九章 王鹞冷箭救燕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nbs;nbs;nbs;nbs;齐军小股军队袭扰太行山区的消息传到紫荆关上,易城城守秦俭立即感到事态严重,趁次日朝会之际,将探听到的一切全部奏禀嬴王后。嬴王后听完忧心忡忡,公子职义愤填膺,出班请命道:“母后,儿臣愿率数千燕国勇士,沿太行山清剿齐寇,以安百姓!”

nbs;nbs;nbs;nbs;嬴王后瞪了他良久,道:“不可!”

nbs;nbs;nbs;nbs;公子职不明白,二次上前拱手道:“母后,如今燕国百姓水深火热,我等却在这紫荆关上闭门不出,儿臣不愿苟安于此!”

nbs;nbs;nbs;nbs;嬴王后怒喝道:“住口!”

nbs;nbs;nbs;nbs;秦俭立即上前拱手奏道:“王后,公子,齐军既然能袭扰太行山区,这荆阮也并非久安之地,还望太后、公子早作打算!”

nbs;nbs;nbs;nbs;公子职转身问道:“秦大人此是何意啊?”、

nbs;nbs;nbs;nbs;秦俭转向公子职拱手道:“公子可知道发生在晋国的申生、重耳之事?”

nbs;nbs;nbs;nbs;公子职道:“知道又如何?”

nbs;nbs;nbs;nbs;秦俭十分小心地说道:“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

nbs;nbs;nbs;nbs;公子职立即变了脸色道:“秦大人的意思是让姬职出走他国?”

nbs;nbs;nbs;nbs;秦俭躬身施礼道:“唯有此计方能保公子万无一失!”

nbs;nbs;nbs;nbs;公子职很坚决的一摆手道:“不可,值此国难之际,姬职正应该与燕国百姓同仇敌忾,生死与共,驱除齐兵!秦大人却要姬职临阵脱逃,姬职誓死不做此不忠不孝之事!”

nbs;nbs;nbs;nbs;秦俭劝道:“公子容禀,昔者王子比干忠肝义胆,却不能保存殷商,公子申生至仁至孝,却不能安定晋国!商朝也好,晋国也好,都有忠臣孝子却国家灭乱,究其原因,乃是没有明君贤父听进逆耳忠言!如今燕国朝不保夕,公子此时正应该效仿晋公子重耳,流亡他国,暂避一时!公子身为王室子孙,凡事以江山社稷为重,而不是效法腐儒大谈忠孝!要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

nbs;nbs;nbs;nbs;不等公子职说话,太傅卫襄道:“秦大人所言甚是,老朽赞同!”其实卫襄早就想这么说了,只是他是太子太傅,他这么说难免有护犊的嫌疑,正犹豫间,秦俭先说了,他这才出班附和!

nbs;nbs;nbs;nbs;公子职正准备反驳秦俭,卫襄这一说话,他有点儿没词了。

nbs;nbs;nbs;nbs;嬴王后道:“准奏!”

nbs;nbs;nbs;nbs;公子职还要辩驳,卫襄立即把脸沉下来了:“公子肩负国家之重,万不可逞匹夫之勇,还望公子自重!”

nbs;nbs;nbs;nbs;公子职这才不说话了,嬴王后道:“列位爱卿以为,公子该去往何地?”

nbs;nbs;nbs;nbs;卫襄道:“当今天下七大战国,齐燕构难,齐楚纵亲,函谷关之战结束不久,唯有三晋可往!三晋之中,公子旅和大行人宫他大人入赵求救不成,宫他大人独自入魏至今杳无音信,唯有韩国可往!”

nbs;nbs;nbs;nbs;嬴王后思索了一下道:“准奏!”

nbs;nbs;nbs;nbs;朝会结束之后,嬴王后开始着手安排陪同公子职一同入韩的随行人员,经过反复权衡终于定了下来,由太傅卫襄、黑衣大统领武旅带领三十名精挑细选的禁军侍卫一同前往。嬴王后不放心,还派了自己的贴身侍女白恕一同前往。白恕是嬴王后从秦国带来的,三十岁出头,武艺高强,精明强干,临危不惧,处变不惊,很得嬴王后欢心。除此之外还带了两名燕国侍女,一个叫杜牡,一个叫杜梨,是姐妹两个,二十岁出头,也都身手不错。

nbs;nbs;nbs;nbs;临行前嬴王后把公子职叫到面前道:“职儿啊,你也成年了,凡事不能意气用事,一路上多听太傅和白姑姑的话!母后不在,他二人就是你的长辈,不可违逆!”

nbs;nbs;nbs;nbs;公子职含着泪道:“母后不与儿臣同往?”

nbs;nbs;nbs;nbs;嬴王后淡然一笑道:“母后不能走,这里还有万余将士,数万百姓!你放心的去吧,这里有母后给你看着!”

nbs;nbs;nbs;nbs;公子职跪下给嬴王后磕了三个头,又拜别了公子旅、秦俭、张?等人之后,跟着太傅卫襄、黑衣大统领武旅一起上路了。

nbs;nbs;nbs;nbs;早有细作报与匡章,匡章是为了吞灭燕国而来,如今太子平死了,燕王哙被活捉了,子之被处以极刑,燕国境内有资格继承王位的也就公子职了,只要杀了公子职,燕国就全属齐国了!想罢匡章得意地冷笑道:“哈哈哈哈,好你个公子职啊,你在紫荆关上我没法捉你,你出行不会带太多人马吧,那我就在路上把你杀了!”

nbs;nbs;nbs;nbs;副将邹儒道:“将军打算如何处置?”

nbs;nbs;nbs;nbs;匡章仔细思索了一会儿道:“公子职入韩,必借道于赵,即刻派杀手入赵结果了公子职!”

nbs;nbs;nbs;nbs;邹儒应道:“诺,末将即刻去办!”

nbs;nbs;nbs;nbs;匡章一摆手道:“本将亲自操办!”

nbs;nbs;nbs;nbs;匡章和邹儒商定之后立即在齐国技击骑士中挑选杀手,经过反复比较,最终选拔出五十名出类拔萃的技击骑士,由骑兵校尉曹鸩带头,即刻前往公子职入韩的道路上埋伏,绝不放一人通过。途经易城,司马贮选派五十名中山国精锐士卒协助,一百人的队伍越过太行山进入赵境。这些齐兵真够嚣张,他们连服饰都没改就进入赵地,全力追杀公子职。

nbs;nbs;nbs;nbs;公子职一行人换了便服,伪装成客商,赶了两辆车,公子职一辆,卫襄一辆,武旅、白恕、杜木、杜梨骑马,其余人步行。一早出发,出荆阮向西行进,穿过一片片枝繁叶茂的树林,比及正午,车杖出了太行山,进入赵国境内,路开始平坦宽阔起来。赵国虽然没有出兵救燕,两国也不是敌对国家,赵国境内还相对太平,卫襄松了口气,也就放松了警惕。车杖又进入一片浓密的树林,突然走在最前面的黑衣大统领武旅勒住马大叫道:“大家小心,立即找掩护!”

nbs;nbs;nbs;nbs;说完翻身下马躲在一棵大树后面,余者各自找掩护,树林里面飞出无数支羽箭,公子职和卫襄赶紧趴伏在车里。幸亏武旅发现的及时,燕国侍卫才躲过了一劫,竟是没有人员伤亡。羽箭过后,百余名杀手各拽刀剑从树林里冲出来杀向燕国队伍。卫襄大惊,燕国禁军侍卫从树后面转出来就和杀手战在一处,武旅、白恕、杜牡、杜梨各拽宝剑加入战阵。

nbs;nbs;nbs;nbs;燕国禁军侍卫自知身负责任重大,个个死战,终是寡不敌众,对方有一百多人,他们这边才三十多个,很快杀手就靠近了公子职的车杖,公子职几次都想挥剑冲上去,被卫襄拦着了。武旅一看情况危机,大叫道:“太傅,快带公子离开,武某抵住这些恶贼!”

nbs;nbs;nbs;nbs;卫襄看了看周围的境况答应道:“好!公子快走!”

nbs;nbs;nbs;nbs;两名军士护着公子职杀出一条血路远离了战阵,那两名军士也身负重伤,卫襄无奈,拉住公子职往燕国方向跑。曹鸩一看跑了公子职,那我们还在这儿打什么劲儿啊,他立即把对付燕国军士的任务交给中山国军士,自己带着六七个杀手顺着公子职逃跑的方向就追了下去。

nbs;nbs;nbs;nbs;白恕立即对武旅道:“大统领,我们在这儿顶着,你快去保护公子!”

nbs;nbs;nbs;nbs;武旅急道:“好,那你们多加小心!”说完奋力杀出重围,拎着宝剑也追了下去。

nbs;nbs;nbs;nbs;齐国的技击骑士训练有素,很快他们就瞅见卫襄和公子职了,呼喊着赶了上来,二人被赶得走投无路,只得奔山上跑。齐国军士在后面拼命的撵,公子职年轻,又练过武,卫襄很快就体力不支落在后面。公子职赶紧回来搀扶卫襄道:“太傅,你觉得怎么样?”

nbs;nbs;nbs;nbs;卫襄焦急的说:“公子快走,别管老夫,只要公子能逃过追杀,老夫就死而无憾了!”

nbs;nbs;nbs;nbs;公子职扶着卫襄道:“太傅,职儿怎么能丢下你不管呢,我扶你走!”

nbs;nbs;nbs;nbs;就在这时候,齐国的技击骑士就赶到了,两名杀手上来不分青红皂白,抡刀就剁。公子职一手推开卫襄,一手掣宝剑把对方的刀架住,手腕子一翻宝剑朝对方咽喉就扫过去了,这些杀手没想到公子职会武功,也没有正儿八经的躲,竟没闪开,一道红光划过,二人倒地不动了。这时候曹鸩赶到了,他抡宝剑大战公子职,其他人也纷纷上来围攻,公子职就有点儿招架不住了,一个没留神,被曹鸩一脚蹬在小腹上,把公子职从圈内蹬到了圈外。幸亏公子职临行前身上穿了细甲,要不然这一脚就能把他蹬死。虽然穿了细甲,这一脚蹬的也不轻啊。

nbs;nbs;nbs;nbs;就在他们打斗的旁边有一株大柏树,大柏树年头可不少了,高有数丈,枝繁叶茂,盘根错节,公子职倒退数步,正撞到这柏树上,一屁股就坐下去了,小腹剧痛难忍,再想还手已经力不从心了。

nbs;nbs;nbs;nbs;“哈哈哈哈”曹鸩面目狰狞地冷笑一声,慢慢地朝公子职走了过来。

nbs;nbs;nbs;nbs;“不要!”卫襄大叫一声,拽出宝剑对着曹鸩就砍。他这两下子哪儿行啊,曹鸩单手握剑往外一撩,一下把卫襄撩出三丈多远,卫襄一屁股就坐地上了,再想阻止曹鸩已经来不及了。就见曹鸩手提宝剑得意地对公子职道:“姬职啊姬职,你也有今天!我告诉你,燕国完了,我现在就送你上路!”说完举宝剑就砍。

nbs;nbs;nbs;nbs;“不要!”卫襄绝望地叫道,只见曹鸩把宝剑高高地举过头顶,突然身子一震就慢慢往下倒。公子职坐靠在大柏树上动弹不得,曹鸩把宝剑举起来,他感觉自己可能要完了,哪知道曹鸩还没下手,身子就像被雷击了一样倒下了,他十分纳闷儿。

nbs;nbs;nbs;nbs;其他的齐国军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等曹鸩倒下了他们才发现曹鸩的正头顶上,插着一支箭,这下他们全明白了,不用说,树上有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树上,就听树下啊的一声惨叫,一名齐国士卒眼睛上插了一支箭,瞬间倒地不起。其他人不敢逗留,转身就跑,还没迈开步呢,又是一声惨叫,一名齐国军士被射穿了咽喉,倒地抽搐不止。

nbs;nbs;nbs;nbs;公子职忍着疼朝树上望去,只见树杈上骑着个白衣书生,手里拿着弓,背上背着十数支箭,对着齐军瞄准儿呢,正是王鹞。

nbs;nbs;nbs;nbs;王鹞掩埋父母之后,背上弓箭,带上盘缠,按照父亲临终前的吩咐去韩国避难。兵荒马乱的,他不敢走大路,顺着山路直奔韩国,这条路他走过一遍,那还是十五岁的时候,他想去游学,母亲不放心,让父亲王粟跟着,他们就是顺着山路走到了韩国。

nbs;nbs;nbs;nbs;王鹞初次离家,漫无目的地漂泊,渴了就饮两口山泉,饿了就打两只飞禽走兽,困了就找棵大树睡一觉。父母离世的场景不断地浮现在眼前,有时半夜在树上醒过来,毫无顾忌地嚎哭几声,山里的野兽也被惊动,漫山遍野乱吼一通,王鹞蜷缩在树上胆战心惊,有时候他真恨不得野兽马上过来就把他吃了,醒来还得继续赶路。

nbs;nbs;nbs;nbs;这天他又走累了,便找了个大柏树爬了上去,前一晚没睡好,上树没多久他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听到下面有人叫嚷,一开始他以为是一伙强人在抢劫,吓得他不敢动,悄悄的把箭搭在了弦上,希望这些人离他远点儿。没想到那些人朝他睡觉的这棵树跑过来了,跑在前面的是一老一少,老者四十多岁,模样端正,腰里挎着一口宝剑,年轻的二十来岁,长得不错,腰里也垮了一口宝剑。王鹞更加小心,再往他们身后看,他看到清清楚楚,齐国人,衣着和杀他父母的齐国人一般无二,王鹞这个恨啊,他有心跳下去和他们拼命,又想起父亲临终前说的话,我怎么能在父亲尸骨未寒之际说话不算话呢,唉,还是在树上眯着吧!

nbs;nbs;nbs;nbs;就在这时候,曹鸩率领齐国军士和公子职动了手了,王鹞本来就憎恨齐军,又见他们以多欺少,手里的弓箭就有点儿按捺不住了。这时候曹鸩说什么燕国完了,王鹞忍无可忍,对着苍天祷告道:“爹,娘,孩儿不是为了复仇,是为了救人,救燕国人,望父亲在天之灵能够体谅!”

nbs;nbs;nbs;nbs;曹鸩把宝剑高高举过了头顶,王鹞在树上把弓就拉圆了。齐国军士为了追赶公子职盔甲都没带,王鹞距离曹鸩也就两丈多远,又是从上往下射,一箭下去直接把头骨射穿了,箭身整个射入了腔子,只剩下箭尾三寸羽毛露在外面。齐国军士朝柏树上一看,王鹞已经换好了第二支箭,等这些人一抬头,王鹞把弓拉圆了,朝其中一个人眼睛就射过去了,那眼睛不经射,一下就让王鹞给射穿了。齐兵不敢停留,扭头就跑,王鹞立即张弓搭箭朝其中一人脖子射去,那人反应慢了,刚转过身去,还没迈步,被王鹞从后脖领子就射了过去,一箭射穿了咽喉。王鹞杀心大起,迅速换箭,射剩下的两个。这两个人已经跑出去一段距离了,那也不如箭头快啊,一个左肩头中箭,一个屁股中箭,这两个人顾不得疼,带着箭拼命地跑。王鹞收起弓箭,从大柏树上滑下来,在地上捡起一把剑来就在两个齐兵后面追,一边追还一边骂:“别跑,齐狗,让你祖宗杀了你!”

nbs;nbs;nbs;nbs;卫襄这时候慢慢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公子职面前问道:“公子你没事儿吧?”

nbs;nbs;nbs;nbs;公子职被刚才发生的一幕惊呆了,眼前的一切好像都不真实,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刚才那几个齐国兵还要杀我,一转眼竟然落败而逃了。

nbs;nbs;nbs;nbs;“公子”卫襄又叫了一句,公子职这才回过神来:“啊,太傅,你没事儿吧?”

nbs;nbs;nbs;nbs;卫襄整理一下衣服,拱手道:“老臣没事儿!”

nbs;nbs;nbs;nbs;公子职就问:“刚才是怎么回事儿啊?”

nbs;nbs;nbs;nbs;卫襄也有些迷惘,摇摇头道:“老臣也不得而知,是那个小孩救了我们~!”

nbs;nbs;nbs;nbs;公子职眨眨眼道:“那个小孩是谁啊?”

nbs;nbs;nbs;nbs;卫襄看着王鹞的背影摇摇头:“不知道,口音应该是燕国的,听他说话似乎和齐国兵有很大的恨!”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急道:“此人箭无虚发,跟着他!”

nbs;nbs;nbs;nbs;“好”公子职捂着肚子想站起来,卫襄一把他从地上拽起来就在王鹞后边跟着跑。

nbs;nbs;nbs;nbs;两个齐军士卒都受了伤,一跑伤口就疼,步子也越来越慢了,王鹞在后面提着宝剑疯了似得追,眼看就要追上了。黑衣大统领武旅带领两个侍卫迎面赶了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切他也十分诧异,就见一个白衣书生也就十七八岁,身上挎着一张弓,手里拎着一把剑,正在追赶两个齐兵,这两个齐兵好像都受了伤,公子职和卫襄也在后面跑。那不用说啊,先收拾了这两个齐兵再说,打定主意之后,武旅挺着宝剑就冲了上去,噗噗,两宝剑,就把那两个齐兵给杀了,看看四下没有齐兵了,这次稍稍放心。

nbs;nbs;nbs;nbs;这时候王鹞拎着宝剑也赶到了,两个齐兵已经躺在了地上,旁边站着一条北国大汉,此人不到三十岁,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脸鬓络腮胡,黑色锦袍,极有威势,典型的幽燕之士。王鹞提着宝剑走到两个齐兵面前一看,全死了,心里这个气啊!我眼看就追上这两个齐兵了,亲手杀了他们好消心头之恨,没想到被眼前这个粗壮的大个子给杀了,我岂能于你善罢甘休!

nbs;nbs;nbs;nbs;武旅收起宝剑正等着王鹞上前谢他呢,没想到王鹞看了那两个齐兵之后,竟然怒目而视,好像自己追逐好久的猎物,被武旅占了便宜,用宝剑指着武旅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杀我要杀的人?”

nbs;nbs;nbs;nbs;说着王鹞抡宝剑就砍武旅!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