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花陌媮> 第三十六章:被婚

第三十六章:被婚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白鹤停在一气势宏大的宫殿前,花絮絮拎着着走神的许倩从白鹤背上跳跃下,她脚刚着地,就被花絮絮手上的红绳扯着向前行走,宫殿前空旷的空地上无数身着白衣的男男女女皆停下驻足。

    人群中有些许嘈杂,她们低声议论纷纷:

    “啧啧,这姑娘是谁,这么惨,落在了七长老手里,也怪可怜!”一少年拄着扫帚叹气道。

    “可惜了这花容月貌。”另一位拄着扫帚的男子附和道。

    “你们这俩色鬼,怎可这般议论长老呢?药人不分美丑、不分男女,只要能够被几位长老看上,都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一女子边修剪花草,边羡慕道。

    “值得庆幸,花小萍,要不你去成为药人得了。那午夜疼痛的哀嚎声你是没听见,叫得怪渗人;还有前些日子,新炼制的那位药人还记得吗?据说是疼痛难耐,将自己抓挠的皮开肉绽,多俊的一张脸呢,被毁得只剩令人可怖、扭曲的轮廓。”其中一名擦拭石鼎的女子瞥了一眼花小翠戏谑道。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花小萍接着道:“他虽面目全非,但他肌肉健硕,身体硬朗,十几个大重锤敲击在他身上,也未必伤他分毫。这般强大的防御肉盾,又岂是你我之辈可比拟。我从山村拔山涉水,历经多次选拔,好不容易熬到入围,由于先天不足,数十年来还只是一名碌碌无为的花匠。老天爷倘若给我一个机会,我愿意成为药人以弥补我的先天不足,成为堂堂正正的入门弟子,学习那精妙绝伦的法术宝典。”

    “人啊,容易做些不切实际的梦,梦多了容易得失心疯......”一名老者叹着气接着道:“老朽仰赖这得天独厚的灵力滋润、庇护,苟延残喘千年岁月,如今已是半截身体要入土的人呐,那些修道练法的功法,于我而言皆是浮云。人,变得强大了又如何?不死不灭吗?生死本就遵循天地之道,无外乎多活几年,多争取些时日罢了,活在当下,开开心心,知足常乐易可。”

    许倩的耳畔灌入老者的话语,她眼睛追寻着老者的声源,瞧见了他,他身着蓝衣,与这里的一众白衣格格不入,他抡起锄头,一抬一顿,开垦一块满是杂草的土地。他弓着背,埋着头的模样让她想起耕作的农民,面草黄土,背朝天。只是待许倩细看时,老人已消失,仿若未曾出现在此处。她彷徨的被花絮絮拽着上了石梯,耳后的声音依然响起:

    “谁在说话呢?”花小翠手里踹着剪刀,四下找寻声源,她并未瞧见老者,几人面面相觑道:“怪哉。”

    许倩被生拉硬拽、跌跌撞撞的又上了四十九层阶梯,出现在宫殿的牌匾下,匾上提有‘凤希宫’。宫门大开,宫殿主位空缺,左右两旁有序的坐着五位长老,他们分别是大长老凤云曦、二长老花君凌、三长老凤祁翔、四长老花思钰、十长老花灵儿。

    五位长老见着了花絮絮带回的女子,他们一个个眼神在许倩身上不停的打量着。

    “姨妈,如您预测,跟着君佑,确实寻找到君佑赠书的女孩。”花絮絮推了推许倩道:“她不会使用法术,没有一丝灵力,您瞧瞧是不是您要找的人?”

    凤云曦起身,走到许倩跟前,握着她的手命令道:“闭上眼睛。”

    许倩忐忑地闭上眼睛,心里五味杂陈:‘我该不会马上就要成为一名药人,成为一名面目狰狞,体格奇特的药人或是成为一名试药失败者,被丢弃在荒郊野外。我不想成为药人,我不想......’令许倩意外的事是凤云曦并没有给她喂食任何药物,仅是握着她的手,温柔的声音(那声音轻柔的指引着她体内力量游走方向)同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她身体里穿梭,不到一分钟,她体内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涌向天庭穴。

    “噗”许倩口吐鲜血,晕倒在凤云曦的怀里。

    待她醒来时,已被两名身着白衣的女子搀扶着缓缓上前,而她的眼前被一红盖头遮盖,看不清所到何处,从红盖头的间隙间瞧见了熙熙攘攘的人从身旁过,他们有着粉色的鞋子,有着棕色、黑色、白色等,而她则着一双红色绣履,纤细的腰系上金色刺绣绢带。

    她瑟瑟发抖,‘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他们该不会是要将我出嫁了?被结婚的滋味真心不好受,曾经为了未出世的孩子,我已经被结婚了一次,不幸的婚姻摧残着每一根神经,鞭笞着身体每一寸肌肤,我不想再次被婚姻这座坟墓埋葬,不想再这般屈辱的活着,我必须逃,逃的越远越好......’

    “你好,我想要出恭。”许倩轻声的对着身边的白衣女子道。

    “是,夫人。”二人异口同声的接着回答道:“礼毕后,我们扶您出恭。”

    “可是,我现在......”许倩夹紧双腿佯装很急需上洗手间的模样,那二位搀扶她的女子却不为所动的安慰道:“夫人,再忍忍,马上就到正殿了,行完礼即可......”

    “你们快点儿,慢吞吞,小心误了及时。”一个娇滴滴的女童声从前方传来,打断了二位女子未说完的话。

    “是,灵长老。”二人紧张的回答到,架着许倩快步跨上台阶,行至正殿门槛前,停下。

    奏乐响起,取代了喧哗热闹的议论声。

    许倩身旁的两位白衣女子退下,花灵儿伸出手挽着许倩步入门槛,许倩从红盖头间隙处瞥见这个正挽着她的手的小孩,正是那日在殿堂上所见的十长老,她那双精致的虎头鞋太醒目了,它不似一岁孩童所着的虎头鞋,它是一位十来岁姑娘所着的虎头鞋,金丝线绣的虎头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虎鼻子上点缀着一蓝色发光石头,据说那是鲛人的泪珠所幻化的晶石。

    花灵儿领着许倩来到位于殿堂中位后,离开。

    一名男子的手伸过来,牵住她不知所措的手,将她牵着往前走了十来步。

    “一拜天神,二拜族中长老,三拜在座众弟子,四夫妻对拜......”随着中年男子有节奏的口令声,许倩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按压着弯下腰,行婚礼。

    “礼毕!”中年男子拉着长长的尾音道。

    耳边再次传来热闹的声音,她被另两名白衣女子扶着出了正殿,过了回廊,行至一院落,身体被一石子投掷而来的力道打在后腰处后,她发现自己不再四肢乏力。进了院落后,相对的安静了些,往来的人群也少了许多,她暗自叫好。

    “我想出恭。”许倩再次对着身边的两名白衣女子道。

    “好的夫人。”两名白衣女子回答道,二人交换了眼神,其中一名女子离开,另外一名女子扶着许倩进入了一间卧房。她扶着许倩坐在红色的床铺上,安静的站在许倩身旁。不一会儿,另一名白衣女子提着一木桶回来(木桶为长方形,桶上开有椭圆形的口,周围衬有软垫,口上有盖,像极了现在所用的马桶,唯一不同的是不能够冲水。),她将木桶放置在卧房边上的屏风后,扶着许倩前往屏风后出恭。二人为她解下腰上的绢带,解开衣物,扶着她蹲坐下,站在身旁伺候着。

    “二位可否站在屏风外?”许倩极为难为情的道。

    “夫人,这恐怕不行。”其中一名白衣女子回答道。

    “出去......”许倩怒斥道,她深知这是逃跑的好机会,无论如何都要争取到。

    “是,夫人。”二人异口同声答道后,退出屏风外。

    许倩见她们已经退出,一边悄悄的摘掉红盖头,穿上衣物,封上腰封,一边嘴里“哼哼唧唧”的发着极为夸张的出恭的声音。穿戴完毕后,她打开恭桶后的窗,蹑手蹑脚的踩着窗下的椅子,爬了出去。

    窗户外,许倩脚刚落地,转身的瞬间,脑袋撞上一物,抬头细看时发现既然在花君佑的怀里。

    花君佑身着红色长袍马褂,像极了新郎装。花君佑搂着猫在他怀里的许倩道:“我的新娘,你真是有趣啊,喜欢从窗户出入啊。”

    卧房里闻声追赶出来的二人忙请安道:“掌门,夫人她.....”

    “不碍事,你们先下去吧!”花君佑摆了摆手道。

    许倩挣扎着想要从花君佑的怀里逃脱,却被花君佑右手一按,许倩再次倾倒在他怀里,他左手一颠,将许倩公主抱,抱回卧房。

    许倩挣扎着,抓挠着花君佑,嘴里不停的喊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花君佑抱着许倩来到床前,将她放倒在床铺上,点了她的穴位后道:“花陌媮,我不是有意冒犯你,我也是被抓回来成婚。”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不晓得我送你一本书,既然应验了我姨妈的预言。她是一个天生的预言家,她所预言的事情都会发生,这次她们背着我偷偷的预言了我的婚事......”

    他停顿了一下,走到桌前,拿起一个杯子倒了一杯水,润了润喉接着道:“渴死我了,被抓回来后,还没喝过一杯水呢。”

    水咕咚咕咚下肚后,他复倒了五杯水下肚后接着道:“我族有个预言,这个预言有万年之久了吧,发布这个预言的是我的先祖,她预言有一个神女会嫁予我们花族掌门人,这位神女能够带领我们寻回遗失的领土,夺回王位。”

    “你们预言的神女是我?”许倩回忆着刚刚二位白衣女子称花君佑为掌门,不可置信道。

    “是的,就是你。”花君佑肯定的点头接着来到许倩跟前道:“我也是很惊讶。”

    “你要干嘛?你不可以碰我,在我们那,婚姻是民主的,有选择的,尊重个人意愿的,不是这般强迫人......”许倩抵触的用双手护在身前絮叨道。

    “没,我没想轻薄姑娘,我......我只是......”花君佑结结巴巴的解释着,揪起许倩脚边的一只青蛙道:“我是要抓它。”

    说着他拎着手里的青蛙,出了卧房的门,带上门离开了。许倩听着花君佑远去的脚步声,方可安心的下铺将房门的门栓插上,躲回床铺上。

    一夜,屋外巡逻的脚步声,从未停歇,许倩不敢轻举妄动,她窝在被窝里规划着逃跑的事宜。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