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新之大陆> 第6章 异族

第6章 异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顾不了自己被抓伤的的手臂,希克急忙拿起身边的铁剑站立起来,然后双手紧紧握住铁剑指向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而同时,那个叫修鱼的女孩便躲到了希克的身后”

    出来,我看见你了,希克呵斥道。

    ”你真的看见我了吗?”你确定?

    对,我确定看见你了,希克摆出一副虚张声势的样子说道。

    你在撒谎,你根本什么也没有看见,倘若你真的看见了我,我想、、你概不会这样用武器剑指我了,因为目前的我,就连动弹起身都做不到,更谈不上对你构成威胁。

    动弹不得?那是什么意思?

    希克没有放松警惕,他的身体还保持着随时准备迎战的姿态,“难道你也受伤了?”

    “受伤?”

    我也说不好是受伤、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我现在全身都动弹不得,“小妹妹,你的回春术可以治疗那位小伙子,告诫你千万不要使用圣愈,那样的魔法对你没有任何的益处,请你相信我。”

    凭什么要听你的?希克反驳着,“你到底是谁,是敌人还是友方?出来让我们见见怎么样?”

    敌人?友方?

    是啊,我到底是他们的敌人、还是他们的友方呢,罗技自问着。

    两者都算不上吧,我觉得自己可能只是一个“参与者”,但请你们放心,我没有任何敌意,虽然不是敌人也不是友方,但最起码也够得上“中立”的态度吧?

    ”中立态度”,难道对方是西亚人,据希克的了解,异族和联盟从来都是处于敌对的状态,而联盟盟约中,唯一还没有签订的种族也就只剩下西亚人了,但刚才这家伙声称对自己没有敌意,还表明了他的中立态度,难道这个家伙真是西亚人?

    不行、这样还不够,希克的警觉没有一丝松懈,自从异族杀死联盟国王雷尔萨斯之后,希克便再没对异族有任何好感,虽说在发生这件事之前,联盟与异族之间的纷争不断,但大多数摩擦中也还没有积下太大的怨恨,而现在不同了,不光是联盟对他们恨之入骨,甚至连异族也是如此。

    回想到这里的希克突发嘲笑,他在嘲笑不知廉耻的异族,所有的战火都是由他们点燃,而到现在,他们居然还有脸对联盟产生厌恶,简直让人为之唾弃。

    雷尔萨斯的死,众说有云,官方给出的答案是“异族”所为,当然,这样的解释也是大部分人可以接受的,希克便是其中之一,可是、、即使这样的解释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但事实依然还存在着不小的争议,而争议最大的一方便是西亚人,这也就他们为什么不再续签联盟条约的更本。

    被异族偷袭,之后又因支援不及时,而演变成雷尔阿斯主城被屠,这件事希克还记忆犹新,因为、希克的母亲和父亲便是死在了那场令人发指的战场中。

    宁静而不失安宁的松西镇,隶属主城雷尔萨斯北郊外约三公里处,那是希克和修鱼的出生地,整个小镇的人数量并不多,作为主城的志愿守护区域,具有战斗力的人员仅仅只有十人左右,而希克和修鱼的父母便在其中。

    其实,修鱼和希克两人的职业,与父母们脱不开关系,修鱼的父母皆是药师职业,而希克的父母则是战士职业,所谓子承父业,希克的继承那是理所应当,但修鱼就没那么幸运了,两人虽然是青梅竹马,但修鱼天生就对魔法职业有着莫名的排斥感,在希克眼里,与其说修鱼没有天份、倒不如解释为懒更加合理。

    从小就胆小的修鱼,有着一个想要某一天成为“潜行者”的心,理由希克非常明白,修鱼的目的就是想时时刻刻隐藏自己,毕竟、、潜行者不容易被人发现,只要不被发现,那就不具备危险,这对于羞于来说简直太美好了。

    纵然如此想象的美不可言,但现实就是现实,希克还清晰的记得,那一年自己和修鱼才刚满十八岁,根据雷尔萨斯职管处的规定,凡年龄达到十八岁的年轻人皆可申请职业培养,那感情好,修鱼自然不会放过那样的绝好机会。

    说到这里,希克便莫名来气,主要原因是自己受到了“逼迫”,而逼迫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青梅竹马修鱼,在希克的人生规划里,希克很早就有了自己的想法,当然、、那样的想法也同样得到了父母的支持,唯独、、只有修鱼那家伙一点也不顾及自己的感受,非要拉着自己和她一起去参加职业申请。

    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毫无疑问,那一次的申请测试,希克很容易就成功了,毕竟、希克受到父母精心培养,很早就具备了战士的特征。

    天意弄人,无意确有意,有意确无意,希克倒是简简单单成为了雷尔萨斯的职业战士,而修鱼就悲剧了,别说想通过潜行者的三轮严格测试,甚至就连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这样的结果不但让修鱼难以接受,也让连希克为之汗颜。

    修鱼,算了吧,希克叹着气摇着脑袋说:“你还是回家种地养鱼得了,这种事情真不适合你,我想啊,只要你乖乖的呆在小镇,在某一天找个人嫁了,那样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吧?”

    “混蛋混蛋混蛋”,修鱼朝地上的青草狠狠跺着脚,她的怒气正在激发,“考官偏心,他们是故意在为难我,我明明就是天生的潜行者苗子,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欺负我?”

    天生的潜行者苗子?

    亏你说的出口,我说修鱼,希克质问着,“刚才我可是听到了考官们的评语啊,说什么你居然连一条只有十米左右的迷宫都能迷路,完全不适合潜行者的最基本。”

    我想不通啊修鱼,希克露出苦笑,“一条只有十米左右的迷宫,你为什么会迷路?”

    为什么会迷路?

    你还好意思问我?要想知道答案,你到不如去问问那些考官们,也不知道是那个傻子设计出来的东西,像那样诡异的迷宫,谁能走的出来嘛?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