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异世界召唤> 第九卷 结束的开始 第三十一章 一切的结束

第九卷 结束的开始 第三十一章 一切的结束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琴姬的拳头朝着铃挥去,虽然对于正常人来说这速度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但是在铃的眼中这是极其缓慢的一拳,随随便便转个身都能够躲开。

    但是要躲开吗?躲开的话不就代表了铃对于琴姬的这一击感到害怕了吗?铃高傲的内心告诉自己——不能躲开!而且这是这个女孩拼尽最后的力量的攻击,铃要正面接下来。

    铃抬起爪子去接住琴姬的拳头,只不过是很轻的一拳而已,只要接住就行了。

    眼瞧着琴姬的拳头碰到了铃的爪子,随后却穿过了铃的爪子打向铃。

    中计了!铃这才意识到琴姬故技重施,又使用灵术迷惑了自己的双眼。

    但是铃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晚了,琴姬的拳头突然加快了速度,原来刚刚是在迷惑自己,为的就是让自己放松大意。

    琴姬的拳头最终还是打中了铃,不偏不倚地打在了铃的脸庞上。但是并没有什么实感,铃觉得这一拳打在自己的脸上就好像是被一片树叶碰到一样无力。

    “这就是你的最后一击吗?真是可笑。”铃将琴姬的手拍开,原本还期待着琴姬这最后一击能够有什么看点的,结果真的是让人大失所望。

    琴姬苦涩一笑说:“是啊,确实就是我的最后一击了……身为人类的我所能够做到的最后一件事——但是你别忘了我刚才说的什么,就算是毫无价值的人类的搏命一击,也是能够给所谓的神明带来微不足道的一点伤痕的……”

    琴姬话音刚落,铃便感觉到自己脸上有些许凉意,她伸爪子去一摸,自己的脸上竟然流血了。虽然不是很大的伤口,虽然只是一道微小的划伤,但是确实是琴姬造成的,她刚刚将所有的力量全部凝聚在一个点上,就是这细小的一点给铃的脸上造成了轻微的划伤。

    铃将爪子上的血痕舔舐掉,她的神情看上去有些可怕,好像因为琴姬对她造成了伤口的这件事感到了不愉快:“果然还是稍微称赞你一下吧,能够对铃造成伤害……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你已经把铃惹火了……脸上有了伤口的话,主人不就不可以随意亲吻铃的脸庞了吗?!”

    生气的在这点?琴姬来不及躲闪,铃的爪子已经到了她的面前,她似乎看见了在下一个瞬间自己的脑袋就会被铃给拍成碎渣的状况。

    依洛娜想要上前去拦住铃,虽然她知道自己冲上去也只是和琴姬一起被拍成豆腐脑,但是除了这个选项以外她没有别的办法了。

    然而在依洛娜准备冲上去的那一瞬间,依洛娜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什么人抓住了,有谁在阻止她前去与琴姬一同赴死。

    “住手,铃。”在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依洛娜和琴姬看到铃的爪子被什么人抓住了,她们顺着那手臂看去,此时站在那里的正是泽特的老师——古烁。

    铃见到古烁的时候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又欢快地扑进古烁怀中喊道:“主人!”

    而那拦住了依洛娜的人就是依洛娜的老爸——水无月树月。

    “老爸?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你们没办法过来的吗?”依洛娜记得水无月树月说了他们不可以过来干涉这边的事情的,但是现在他和古烁都过来了,这是为什么?

    “因为游戏的规则已经被这个游戏的主人打破了。”水无月树月笑道:“原本我们是不能够亲自插手这边的事情的,但是灰莉公主她主动在这边现身,这个游戏在她现身的那一瞬间就已经结束了。”

    灰莉·斯达尔冷笑一声,好像确实如同水无月树月说的那样。

    “你已经做得很棒了。”古烁拍了拍琴姬的脑袋,转而看向一边错愕的泽特气愤道:“等一下再找你算账!”

    泽特被吓得不敢说话,只好乖乖地站起来躲到一边去。

    现在的情况有点微妙,依洛娜所知道的三个最厉害的家伙现在都在这里了,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古烁呵呵一笑对灰莉·斯达尔说道:“公主殿下,这次的游戏可是您自己先打破了规则的,这么算来应该是我们的胜利了。”

    “有这么一回事吗?”灰莉·斯达尔直接耍赖道:“说到底也是因为你先把铃送到了这边来的不是吗?要说打破规则的是你才对啊,古烁。”

    “不不,规则是我们互相之间不可以亲自插手这场游戏不是吗?”古烁摆着手说:“铃来这里是她自己的事情,我并没有亲自出面。”

    “铃出面了不就相当于是你出面了吗?”灰莉·斯达尔不悦道:“古烁,本公主对于这次的游戏十分不满意!”

    古烁愣了一下,他看出了灰莉·斯达尔是真的不开心,这个时候还是别跟她对着干,“既然这样,那么这场游戏就这样作废如何?”

    “作废?那多没意思啊。”灰莉·斯达尔指着一边的泽特说:“泽特,你来和菲雅进行最后的决斗,如果泽特赢了那就是你们的胜利,如果菲雅赢了那就是本公主的胜利了。”

    泽特现在内心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怎么会突然跟自己有关了呢?

    古烁便对泽特说道:“过去!胜败就看你的了!要是再掉链子……后果你知道的。”

    泽特推辞说:“不行啊,我已经将我的力量驱散了,剩下的那点力量也给了琴姬,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普通人啊。”

    “那不是正好吗?”灰莉·斯达尔笑道:“不是这样的话就没意思了——快点过来,进行最后的决斗。”

    泽特还想说什么,琴姬却站出来说:“能让我来吗?泽特的力量现在在我的身上,那么我应该可以代替泽特进行这场决斗!”

    灰莉·斯达尔立刻否决道:“不行,本公主要的就是什么都做不到的普通人,现在在场的普通人只有泽特一个,所以才要选泽特的。”

    什么都做不到的普通人吗……琴姬大步走向泽特一把抓住了泽特的衣领,泽特还想问琴姬准备做什么,就见琴姬踮起脚去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泽特的嘴。

    原本属于泽特的那份力量被琴姬又换给了泽特,失去了泽特的力量之后琴姬感觉浑身酸软无力,就连刚刚被打断的右手也更加疼痛难耐了。

    将力量全部还给了泽特,琴姬这才对灰莉·斯达尔问道:“这下可以了吧?现在在场的普通人就只剩下我一个了……”

    灰莉·斯达尔沉默了一阵,她看了看菲雅,又看了看琴姬,这才叹气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想要送死的话……本公主就答应你,但是你觉得你有胜算吗?”

    “最起码比泽特上的胜算大得多。”琴姬踏着坚定的步伐朝菲雅走去。

    菲雅犹豫地看了看灰莉·斯达尔,对方微笑道:“怎么?不敢迎战吗?琴姬现在可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看来只有上了,就算不太情愿菲雅还是走了过去。

    古烁对灰莉·斯达尔问:“公主殿下,既然是要决斗的话总得定下一个决斗的规定吧?”

    “规定?没什么规定,就是两个人打架,谁先倒下谁就输了,杀掉对方也可以,只要让对方再也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能力就行了。”

    琴姬眼珠转了转,既然这么说的话,只要想办法让菲雅再也无法战斗就可以,但是说得轻巧,她和菲雅之间有巨大的差距,怎么样才可以让菲雅无法战斗?

    “琴姬。”泽特突然开口叫住琴姬说:“先等一下,有件事我要给你说。”

    琴姬不明白为什么泽特要突然叫住自己,但是她还是停下了脚步,泽特上前来伏在琴姬耳边对琴姬说了些什么,琴姬惊讶道:“你确定?”

    泽特点点头:“确定,而且除了这个办法以外你也没有别的办法不是吗?”

    “但是你……”琴姬纠结地看了看菲雅,又对泽特问:“这样做不太好吧?”

    “就算你不做也会有别的意外发生的。”泽特说:“就这样吧……去吧。”

    没有人知道泽特对琴姬说了什么,灰莉·斯达尔他们要是想知道的话随时都可以知道,但是这样的话就是在这场游戏之中作弊了,所以他们谁都没有去听泽特说的话。

    琴姬走到菲雅面前,她对菲雅说:“看来到最后还是我们两个的决斗……”

    “但是这次不一样,你没有任何优势。”菲雅冷漠道:“琴姬,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很厉害的家伙,你很坚强,但是光有坚强是没有用的,没有力量的话就什么都做不到。你那所谓的责任感也只不过是对于自己内心的一点满足而已。”

    “不,就算没有力量,我也可以打败你。”琴姬对灰莉·斯达尔问道:“我想再确认一遍,只要让对方失去了战斗的能力就可以了吧?”

    灰莉·斯达尔笑道:“你想要杀死她本公主也不反对,只要你有那个能力。”

    “那么现在就开始了吗?”琴姬确认道。

    见灰莉·斯达尔点头,琴姬便对菲雅说道:“在开打之前,我觉得有一件事必须要告诉你。”

    菲雅不以为然道:“什么事?你以为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动摇的吗?”

    琴姬犹豫了一下,随即说道:“其实泽特一点都不喜欢你,甚至还很讨厌你。”

    菲雅嘴角抽搐一下,随即说:“那又怎么样?我知道的,就算泽特不喜欢我,只要我喜欢他不就可以了吗?”

    “说的也是。”琴姬笑了笑,又说:“说到底我们见面之后就开打,都没有好好聊聊,明明我们应该是朋友才对的……恭喜你啊,有了孩子了。”

    菲雅没想到琴姬竟然在这时候说这种话,但是人家好心好意祝福自己,以朋友的身份对自己进行祝福,伸手不打笑脸人,菲雅也只好回答说:“谢谢……不对啊,我们这是在准备决斗诶,有什么事能不能以后再说?”

    琴姬有些失落道:“也是……刚刚泽特说的……唉,算了……”

    一听到琴姬说泽特刚刚说的什么,菲雅就产生了好奇,刚刚泽特跟琴姬说话的时候菲雅就有些好奇了,泽特好像是在对琴姬说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菲雅就算想偷听也没那个胆子,这里三个大神站着菲雅根本就不敢有那种小动作。

    “泽特刚刚说了什么?”菲雅对琴姬问:“泽特刚刚对你都说了什么?告诉我。”

    琴姬见菲雅上当,于是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的事情……”

    肚子里的孩子?菲雅更是着急道:“孩子怎么了?我的孩子怎么了?”

    “泽特刚刚给我说——他已经被定下了无法有自己的孩子的命运,所以他是不可能有孩子的才对,那么你肚子里的孩子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件事之前铃已经对菲雅说过了。

    菲雅嘲笑道:“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原来是这个……你是准备用这个来扰乱我的内心吗?真是好笑,亏我还期望你能说点什么有用的,但是没想到你说的是这个……”

    琴姬没有任何表现,她依旧平静道:“菲雅,既然你在这个地球生活了很长的时间了,那么你应该知道这么一个东西叫‘无精.子症’的吧?”

    菲雅愣住了,她确实知道这个“无精.子症”,说白了就是一个男人的精.液之中没有精.子的存在,这样的男人是无法让女人受孕的……

    菲雅知道琴姬这是在说泽特有这个症,但是她可不相信,菲雅指着自己微微鼓起的小腹对琴姬说道:“别想骗我,如果泽特真的有那个症的话这又怎么解释呢?”

    琴姬转而对菲雅身后的灰莉·斯达尔问:“那边的灰莉公主,如果是无所不知的您的话应该是知道的吧?泽特有没有这个病症。”

    灰莉·斯达尔冷笑一下,她怎么回答都是自己的选择,但是她可不会为了这点胜利而随意说谎。灰莉·斯达尔回答说:“有,泽特确确实实有这么一个病症。”

    泽特有这个病症,应该说是有这个病症的是作为人类的泽特。但是泽特在半年前就将自己的力量驱散出去,现在的泽特确确实实是一个人类。他的身体也确确实实患有这么一个病症。

    “不会吧?不可能……”菲雅知道灰莉·斯达尔没有必要骗自己,而且她再一看泽特,泽特有意避开她的视线,好像是在承认就是这么一回事。

    但是为什么?如果真的像琴姬说的一样的话,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又是怎么一回事?菲雅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那里应该有自己和泽特的孩子才对的。

    “那是你和泽特的孩子吗?”琴姬向前一步逼近了菲雅,“泽特是不可能有孩子的,你肚子里的到底是不是你和泽特的孩子……应该说,你肚子里面的到底是什么?”

    菲雅推开琴姬,她颤抖道:“我肚子里的……是我和泽特的孩子!别想用这些话来哄骗我!我是不会那么轻易就上当的!”

    “醒醒吧!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孩子,你肚子里面的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妄想因为你的欲望而诞生的产物!在那里什么都没有!”琴姬再次接近菲雅,她用力一拳打在了菲雅的小腹之上,不知为何原本保护着那里的灰莉·斯达尔的力量莫名其妙地消失了,菲雅感觉到了琴姬的拳头打在自己小腹上的那种疼痛感。

    原本微微鼓起的小腹像漏气的气球一样缩了下去。

    “呀啊!”菲雅歇斯底里地叫唤着,她再次将琴姬推开,但是就算推开了琴姬,她的肚子也没能够恢复原样,原本应该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见了。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在哪!我的孩子呢!”菲雅跪在地上找寻着,好像是钱包掉了还可以再捡起来一样,但是什么都无法找到。

    地上的积雪开始融化,天空中也不再飘舞着皑皑白雪,这个城市因为菲雅的原因而不间断地下着的雪终于停止了。

    灰莉·斯达尔一挥手,那些怪物的尸体瞬间消失不见,她对古烁笑道:“看来是你们的胜利呢……到最后也和之前一样,一场没有任何意义的三流演出。”

    古烁无奈道:“是啊……一场没有意义的三流演出而已……”

    几人再无言,只有菲雅一人依旧跪在地上哭喊着,找寻着。但终究还是找不到任何东西,就像琴姬说的一样,那只是菲雅的欲望的产物,没有任何意义的存在。

    琴姬松了一口气,原本以为要经历一场死斗的,没想到赢得这么轻松。

    古烁对泽特说:“都是你惹下的祸。”

    泽特无言以对,他只是愣愣地看着菲雅,却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泽特。”古烁又说道:“有时候,逃避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你已经逃了太久了,不能再继续逃避下去了。”

    “我知道……”泽特叹气道:“但是我就是没有那个勇气……”

    琴姬突然走过来一巴掌扇在泽特脸上,所有人都没想到琴姬竟然会突然这样做。

    “泽特!说实话!你真的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人渣的一个!”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